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蓝的博客

欢迎光临 欢迎留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你有到图书馆去借书的经历吗?  

2008-09-29 19:02:14|  分类: 记事本_心情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你有到图书馆去借书的经历吗?提出这个问题,你会觉得我很可笑。其实不然。如果说今天的网络无所不包,无所不有,那是毫无疑问的。但常在网上浏览的人都知道,有时你很容易就找到了你要的文章,但它只给你一个摘要;你要阅读全文,请注册,请交费,请下载浏览器等等,给你设置了许多障碍;只是很无奈的,他们要生存,要吃饭。所以,在许多时候,不是急需的时候,我选择到图书馆去借书。

今天要得到一张“借书卡”是很方便的,只要到市、区级图书馆,出具有效证件,付清押金和工本费,便能拥有一张全市街道以上图书馆通用的电子借书卡。借书的数量也不限于一本,借期长达四周。到时尚未读完还可以上网续借,读者十分方便。

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,要得到一张“借书证”就没有这么简单了。你不仅要时刻留意图书馆的发证通告,还要抽出身来,提前二三个小时前去排队。一般每年发放的新卡,数量不会太多,所以,去晚了,只能再等下一次机会。

我没有排队领卡的经验。理由有二:一是我刚上初中,自知争不过大哥大姐,甘拜下风;二是开学不久,班主任老师就分配给我一个图书馆管理员的职务,借书并不困难。所谓“图书馆管理员”,即每周一次,去学校图书馆值日,为同学服务,借书还书整理书架等等。现在的叫法应该是:图书馆义工。

学校图书馆有二间教室那么大,藏书并不多。一进门便是借书还书的柜台,和供同学们自由挑选近期热门书籍及老师推荐书籍的书架。书架上下五档,每一档向外的一面有上下二块玻璃挡着,中间留着一条二公分宽的缝隙,同学看中了某一本书,只要用手指轻轻一戳那书的书脊,书就向后凸出,里面的同学就能将这本书抽出,替他办理借书手续。如果觉得不是自己最想读的,还可以重新选择。至于,不在其中的书籍,就得根据图书目录卡片,记下书名、编号由服务员到书库里去找了。

我们学校图书馆有一位高度近视眼的老师负责管理,姓洪。他对我们很严,规矩多多:不准私留热门书籍、还来的书籍不准乱堆乱放、非热门书籍要及时放回书架、只有得到他的认可方能借书等等。尽管如此,我们还是常常围着他转,请他为我们推荐课外书籍。他虽然高度近视,但他在年轻的时候博览群书,虽不能用学富五车来形容,但在我们的心目中,在阅读方面他是置顶的人物。通常,他是根据各人的爱好介绍书籍的。当年的中学生,回家作业不多,也没有多少娱乐项目,空闲的时间多数用来阅读《水浒》、《青春之歌》、《红色保险箱》和《汽球上五星期》等课外书籍。于是知道中国有四大古典小说,有儒勒·凡尔纳其人。

一年放暑假,在洪老师的推荐下,我升级为区图书馆的义务服务员。在区图书馆,一般每周需一个晚上去值班(暑期则增加一个下午)。服务内容比学校多了许多,除了借书还书整理书架之外,还要修补损坏的书籍、开催书单等等。图书馆供读者自由选择的书架也多,一长排五六个书架。

当年无论是老人还是年轻人对读书的爱好,是今天年轻人所无法想象的。每天下午开馆前,图书馆门口就有许多读者等着,为的是能在第一时间借到新书。那年代优秀的长篇小说时有问世,《苦菜花》、《红日》、《烈火金刚》、《红岩》等一部接一部。有的读者则是瞄准别人手里要还的书。图书馆也不限止我们服务员为自己留新书(复本较多),这在当时算是享有的最高特权了。每年图书馆要举办各类读书活动。我常参与其中,也得过奖(一本盖有公章笔记本)。然而,当义工最开心的是可以在书库里漫游。往返于《巴黎圣母院》和《呼啸山庄》之间,邀《嘉莉妹妹》和《基度山伯爵》,一起去看《人间喜剧》。

如今的借书环境自由宽松得多了。向读者开放的不再是几个书架,而是整整一个书库。从马列主义理论到辞书,你可以根据自己的阅读喜好,任意挑选。

然而,你真的想找一本自己想看的书,很难。书架之乱连大类也不能区分。由此,便想当年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6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