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蓝的博客

欢迎光临 欢迎留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国第一部美术年鉴研究(7)  

2012-06-21 11:17:29|  分类: 中国第一部美术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六、后记

1、在上海美术茶会诸子为《年鉴》出版而开的庆祝酒会的酒气尚未散尽,欣喜若狂的心情尚未冷却,正为出版海外版而摩拳擦掌的时候,“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。”的歌声已响彻了上海的大街小巷。上海的解放给《年鉴》带来的厄运是谁也没有想到:设身处地地想一想,那些拥有这部《年鉴》的艺术家们,谁愿意没事找事,拿《年鉴》示人,虽说你是为了查找资料,以求证一个或两个学术疑问,但《年鉴》开篇,那三个上海滩上反动文人的近影,或许会使第二者第三者想起什么来,在不知不觉之际,让你得个莫须有的罪名。于是,原本就胆小怕事不愿引火烧身的艺术家们,或将其束之高阁沉入箱底,或毁其尊容废其影页,或付之一炬一了百了。到了“文革”时期,其状更加惨烈,该书更是在被破被除之列,要是谁家被抄出一部《年鉴》,那才叫是颠扑不破的反动罪证了,他的罪名至少可以批上三天三夜;所以,明白的,早已将它化为灰烬,免得生出些许是非来。至于,编辑们的遭遇,更应该“最是不堪回首处”。所以,这是更让众前辈乃至所有与该《年鉴》有关的善良的人们所始料不及的事。然后,它的存世稀缺和弥足珍贵的历史价值,恰又成就了当今那些拥有这本《年鉴》,又与艺术毫无关联的玩家,多了一个发财的机会。

2、有的人会问,如果当时不急于出版,而将这许多资料保留下来,迎接上海的解放,再议出版之事,那一定更完备。我在这里要毫不客气地说,编年鉴不是编词典,更不是写小说,它有一定的时效性。如果真的是这样做了,那这本《年鉴》的出版也将是遥遥无期的。一方面,解放初期党的重点工作是恢复上海的经济,根本不可能来关注一本无伤大雅的《年鉴》。即使是顾问了,内容的审核必将从头开始,等到审定,那时该《年鉴》还是“民国三十六年”吗?更何况,随之而来的历次运动,完全有可能将它打入冷宫,甚至扔进废纸堆。

3、《年鉴》之编辑,是一群聪明能干、才气横溢、年届不惑的年轻人,他们懂得:为了《年鉴》的出版,拿生命作本钱与国民党当局去拼是不值得的,但张道藩、潘公展、虞文之流,硬是要坐在你的头上拉屎,你也只能来个“敌进我退,敌退我进”,指东打西的游击战术。在编辑期间,想必是受了不少委屈。主编先生在国民党反动文人的淫威之下,“打击之事,铸版,印刷,纸张,工作,以及人事种种困难,层出不穷,有加无已。”是可想而知的。要说“铸版,印刷,纸张”之类,这只是经济上的打击,尚可以通过努力加以克服,而“人事种种困难”(暗指来自当局的压力)才是最头痛的了。说不定在当时,主编先生有可能发过牢骚赌过气,甚至甩过主编的乌纱帽。然而,廼承朋辈及诸前辈相鼓励,遂不辞艰困,毅然为之。惨澹经营,阅时年余,始底於成。

感谢王扆昌、蒋孝游等美术界的前辈历尽千难万险,为我们留下了一部弥足珍贵的,在中国破天荒的美术年鉴。尽管,从今天的眼光去看,它尚有这样那样的遗憾,但无论如何,要不是他们的努力,中国有美术年鉴至少要晚四十五年。因为直到1993年中国美术馆才谱写了它的续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