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于蓝的博客

欢迎光临 欢迎留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改编】电视连续剧好逑传 第二十四集 客栈遭陷  

2014-09-10 12:34:59|  分类: 电视连续剧好逑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1、小客栈店堂 (内,日)

店内所有的客人都坐在店堂内。其实除了铁中玉、小丹、水果摊老板外,有十多个人。一些客人在议论着,有些嘈杂。

铁中玉和小丹坐在一条板凳上,很淡定,喝着茶;小丹也无所事事地玩弄着手中的茶杯。

店老板领着县衙捕头走进店里。

店堂内一下子变得安静了。

捕头走到人群中间。

捕头:“老板,救火的壮士是哪位。”

老板:(指铁中玉)“大爷,是这位相公。”

捕头:(对铁中玉拱手)“敬佩!”

铁中玉只是笑笑,拱手回礼。

捕头:“老板,昨夜住店的客人都在了。”

老板:(看了一眼客人)“都在。”

捕头:“是哪位客官丢了银子。”

老板:(手指水果摊老板)“是他。”

捕头并未直接发问,先是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番。

捕头:“客官,你知道自己丢了银两是什么时辰?”

水果摊老板:“大约是卯时。”

捕头:“丢了多少银两?”

水果摊老板:“大约五十两。”

捕头:“究竟多少?说个准。”

水果摊老板:“九锭五两的,还有些碎银子和小钱。”

捕头:“碎银子和小钱为什么不带在身上?”

水果摊老板:“夜里睡觉怕洒落,睡前我整在了包裹里。”

捕头:“老板,店里通常是什么时候开火煮早饭。”

老板:“也是卯时。”

捕头:“你店里从昨夜到现在走了客人没有。”

老板:“没有。时交深秋,生意清淡,就这几位客人惠顾。”

捕头:“这就奇了,要说是住店客人偷的,贼人不是胆大妄为,就是脑子有病。得了银两还不逃之夭夭,等我来搜查。”

店堂内一阵窃窃私语。

铁中玉表情淡定。小丹在一边冷笑。

捕头:“客官,你想怎么的。”

水果摊老板:“请大爷搜查客房。”

捕头:“好,我就依你搜查客房。倘若能搜出赃物,我自然没话可说;倘若搜不出赃物,可有你瞧的。你听明白了吗?”

水果摊老板:“我明白。”

捕头:(拱手)“各位,在下要得罪各位了。此乃例行公事,请多多包涵。”

捕头:“先上后下。老板,你替我看着点楼下的客人,不要让他们走脱了。哪几位客人住楼上?”

铁中玉和小丹招了招手,表示是他们。

捕头:“还有谁?”

水果摊老板:“我。”

捕头:(指着小丹)“你跟我上楼。”

水果摊老板:(又疑惑又着急,指着铁中玉)“他呢。”

捕头:“你没事找事是吗?他像是贼人吗?他要是是贼人,还会仗义救火?”

捕头话音刚落,就有人点头表示同意,又一阵窃窃私语。

老板:“大爷,我敢为他担保。”

水果摊老板:(对着老板)“你算个什么,敢为贼人担保。不行。他的住房也要搜。”

捕头没有说什么,只是盯着水果摊老板的眼睛看。

水果摊老板心虚地避开了捕头的目光。

捕头:“那好,请在座各位客官作证,你既然定要搜他的客房,我就依你。但要是搜不出赃物,我可要以谎告罪拘捕你。你把我当什么人了。”

捕头随着铁中玉、小丹、水果摊老板上楼。

 

2、小丹的客房 (内,接前)

客房内陈设简单,除了一张铺头外,只有一张桌子,两把椅子。其中一把椅子上放着铁中玉的行李卷。

捕头带着水果摊老板和铁中玉、小丹进入。

捕头看了看房间四周,走到铺头前,掀起被褥搜查了一遍;又看了看床低下,也空空如也。

捕头:“客官,将行李打开,我看一看。”

小丹将行李卷打开,里面除了俩人替换衣服和鞋袜之外,没有任何可疑之物。

捕头看了一眼水果摊老板,水果摊老板没有任何反映。

捕头:“走。”

 

3、客栈楼上走道 (内,接前)

坐在店堂里的客人,注视着捕头和铁中玉、小丹、水果摊老板从小丹的住房内出来,进入铁中玉的住房。

 

4、铁中玉的住房 (内,接前)

捕头带着水果摊老板和铁中玉、小丹进入。

捕头走到床铺前,仔细地搜查着每一个角落,又看了看床低下。然后打开衣柜的一个格子,发现里面有个包裹。他没有立刻去动它。

捕头:(转身对着水果摊老板)“是这个包裹吗?”

水果摊老板:(摇头)“不是。”

捕头拿出包裹,放在八仙桌上,打开,里面是四锭二两的小银子和许多碎银子、一封书信、两封用红纸包装的糕。捕头原封不动地将包裹包好,放进衣柜。又去打开另一个格子,里面是空的。

捕头在房间的角角落落里查了一遍,并没有发现什么。

捕头:(很生气,对着水果摊老板)“这,你满意了。”

水果摊老板:“大爷,你柜子顶上还没看过呢。”

捕头感到很惊奇,板起脸看着水果摊老板,想发足,但又克制了。

捕头端过椅子,站了上去,看了看柜子顶上,伸手去取出一个旧包裹,顺手丢在八仙桌上,溅起一阵灰尘。

铁中玉感到莫名其妙,显露出有点紧张的神态。

小丹离八仙桌较近,他用手驱赶着向他飘来的灰尘,同时若无其事地走开了。

水果摊老板的注意力并不在旧包裹上,而是继续注视着站在椅子上捕头,期待他能有新的发现。

捕头转过身来拍打着手上的灰尘,跳下了椅子。

水果摊老板:“上面没别的了?”

捕头:(警觉地)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

水果摊老板没有说什么,只是疑惑不决地看着捕头。

捕头:“是这个包裹吗?”

水果摊老板:“不是。”

捕头:“我料想也不是你的。走。下楼去。”

捕头走在前面,铁中玉和小丹随后走出房门。

水果摊老板无可奈何地跟在他们后面走出房间。在走出房门的瞬间又回头踮起脚尖看了一眼柜子顶上。

 

5、过家书房 (内,日)

过锷:“聪子,你那同乡可靠得住么?去了三五日了,怎么还不见回音。”

聪子:“少爷放心,他绝对错不了。”

过锷:“不要他见钱眼开,溜之大吉了。”

成奇进入。

成奇:(托着名帖盘子)“少爷,门上有位相公求见老夫人。”

过锷:“有人来看我奶奶。这倒是稀奇事。是谁啊?”

过锷取过名帖,察看。

过锷:“啊!是冯莹。我想起来了,他是爹爹的学生,长我两岁。快请,快请。聪子,到里面去跟奶奶说了,叫丫环搀扶奶奶到大客厅迎客。”

 

6、过家客厅 (内,接前)

冯莹和过锷已经候在客厅,在聊天。冯莹后面跟着两个当差的,当差的脚旁是一大堆礼品。

老太太由雪儿和另一个丫环携扶着从里面出来,后面还跟着两个丫环。

冯莹:(走上去携扶老太太)“老夫人,慢走。”

冯莹将老太太安顿到太师椅中,坐定。

冯莹:(作揖)“老夫人在上,下官冯莹拜见老夫人。”

奶奶:“几年不见,长进了不少。快坐,坐下了好说话。”

冯莹在下手落座。丫环送上茶水。

奶奶:“你是从京城来的么?你去了他爹处么?”

冯莹:(从怀里取出一封信)“正是。我去了先生府上,先生要我代他问候奶奶。这是先生的家书。”(双手呈上)

奶奶:(接过信,交给丫环)“你是特意来送信的?”

冯莹:“不是,奶奶。我是来当差的。来时,我去了先生处,问有什么事要办。我受先生教导多年,怎能忘了这份情谊。是么,奶奶。”

奶奶:“做人就是这个理,要知恩图报,不能忘恩负义。”

冯莹:“老夫人说的是。小辈铭记在心。”

奶奶:“喝茶。”

冯莹:(指礼堆)“奶奶,这些是先生叫我捎带的,这些是小的孝敬奶奶的。”

奶奶:(笑)“你能想着我,来看看我,我已经高兴得不得了了,还送什么礼。”

冯莹:“奶奶要我常来看你,这不难。我在县衙,随时都可以过来。”

奶奶:“一当了官,恐怕就没时间了。”

 

7、小客栈店堂 (内,日)

聚集在店堂里的人群已经散去,只剩下捕头、老板和水果摊老板。

捕头:(对水果摊老板)“去,收拾你的行李,跟我到县衙跑一趟。”

水果摊老板:“小民确实是丢了银两,官爷查不到也算是小民倒霉,去县衙为的是哪般。”

捕头:“叫你去,你就得去,少啰嗦。”

水果摊老板:(还想争辩)“大爷……”

捕头:(怒目,厉声地)“你去还是不去?”

水果摊老板灰头土脸地上楼去。

老板趁没人的档口,从衣兜里掏出一小锭银子,塞在捕头手中。

捕头什么也不说,将银子收下了。

 

8、水果摊老板住房 (内,接前)

住房内的陈设与铁中玉相似。

水果摊老板垂头丧气地进入住房,开始收拾行李。他撩开床上的帐子,一下子傻眼了。在床脚边一个蓝布包裹好好地放在那里。他吓得面无人色,警觉地转头看了看房间四周,又蹑手蹑脚地走到房门口,弓着腰察看门外的动静。

 

9、小客栈店堂 (内,接前)

(水果摊老板视角)老板和捕头在店堂里说话。小丹肩头背着行李,手里拿着宝剑,和铁中玉一起从铁中玉的房间里有说有笑地出来,下楼。

铁中玉:(进入店堂后)“老板,回账。”

老板:“相公,我谢你都来不及呢,还好意思收你的房钱!”

铁中玉:“这是两回事。救火和住店付账都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老板:“相公,你就不要和我争了。”

捕头(接话)“相公,你就不要再客气了。”

铁中玉:(略想了一会,拱手)“那我恭敬不如从命。谢了。就此告辞。”

捕头:“相公,是否可以稍留片刻,跟我去趟县衙?”

铁中玉:“此话怎讲?”

捕头:“到了县衙,客官便知。”

 

10、过家书房 (内,日)

过锷和冯莹很随意地一边聊天一边走进书房。

冯莹站在书房里,仔细地察看书房的陈设。

冯莹:(自言自语地)“书房还是老样子,一点都没变。”

过锷:“冯兄,随便坐。”

冯莹在书桌旁坐下。看见桌上放着一本《白氏长庆集》,随手拿起。

冯莹:(笑)“过兄现在了不得了,钻研起白乐天的诗文来了,敬佩,敬佩。小弟望尘莫及。”

冯莹然后翻动了几页。发现书里夹着过锷写的歪诗,展开读了起来。

冯莹:“楼台琴声吸我魂,原是玉女把琴弹。纵然要我掷千金,也要将你娶回来。(读完哈哈大笑)过兄还有如此雅兴,写起情诗来。”

过锷:“请冯兄多多指教。”

冯莹:“指教不敢当。我先问你,你诗中的玉女指的是谁啊?”

过锷:“冯兄不愧是进士出身,一看便知内情。”

冯莹:“真是‘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’。”(大笑)

过锷:“冯兄不要讥笑,小弟正一肚子的郁闷呢。”

冯莹:“此话怎讲。”

 

11、水果摊老板住房 (内,接前)

水果摊老板直起了腰,小心翼翼地将房门轻轻地虚掩了。蹑手蹑脚地回到床边,从里床将包裹拉到自己面前,正要打开……

(画外音)捕头:“这是什么?”

水果摊老板:(吓了一大跳)“啊!”(人一下子瘫到在地)

捕头上前抓起包裹,转身放在桌上,打开。里面是些衣服和碎砖块。此时水果摊老板也迫不及待地站起来,走到桌子边。

水果摊老板:(大吃一惊)“这,不可能。”

捕头:“什么可能不可能?”

水果摊老板:“包裹里明明是银两,怎会变砖块的。”

捕头:“这要问你了,包裹是在你房里找到的。”

水果摊老板:“大爷,这你可要替我作主啊!”

捕头:“我是要替你作主的。走,跟我去县衙。”

 

12、山陵县县衙客厅 (内,日)

客厅里的陈设很简单,除了长条供桌、八仙桌、椅子、高脚茶几(上有盆栽植物)外,墙上还挂着些字画。

韩幸(便服)坐在客厅里喝茶、看书。

捕头进入。

捕头:(拱手)“回禀老爷,我回来了。”

韩幸:(放下手中的书,很和蔼地)“赃物查到了么。”

捕头:“回禀老爷,这起案子很蹊跷。住店的客官口口声声说他丢了银两,可是包裹又是在他自家的房里找到的;找到的包裹里银两又变成了砖块;在搜查时,客官定要小的去搜查一个早起仗义救灭客栈厨房着火的相公。”

韩幸:“然后呢。”

捕头:“我把客官和相公都带来了,在门房候着。请老爷定夺。”

韩幸:“很好。你先将那个相公请来,我就在此会会他。”

捕头:“是。”

 

13、县衙门房 (内,日)

门房里只有一张小桌子,两条板凳。

铁中玉、小丹和水果摊老板坐在板凳上,看门的衙役站在门口。

捕头进入。

捕头:(拱手)“相公,老爷有请。”

铁中玉和小丹站起来,跟着捕头走出门房。

 

14、县衙客厅 (内,接前)

捕头进入。

捕头:“老爷,相公到了。”

韩幸:(放下手中的书)“快请。”

铁中玉和小丹进入。

铁中玉:(作揖)“小生铁中玉参见县尊。”

韩幸:(猛的站起来,顾不得礼节,迎上去)“恩兄,是你啊。你,找得我好苦啊?快坐,快坐。”

捕头、铁中玉和小丹均被韩幸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,呆在原地。

铁中玉:“你是。”

韩幸:“你忘了?我是韩幸啊。在韦村,我俩抵足而眠。是你救了在下荆妻韦佩的。”

铁中玉:“啊,多日不见,竟然认不出来了。惭愧,惭愧。伯父伯母可福安么?韦家大爷大娘可好么?”

韩幸:(拱手)“托恩兄的福,都好,都好!多谢你还记挂着。”

铁中玉:“那侯爵还来惊扰两位老人么?”

韩幸:“说来也特奇怪,事后那侯爵竟然亲自上门来道歉。送了许多礼。闲聊间,又看中了家父的书法,定要拜家父为师,学书法。据家父日前来信,前些时日侯爵添了男丁,还求家父为其取名。”

铁中玉:(笑)“那是好事。只要伯父伯母安宁,我也可放心了。你在此也可安心许多。”

韩幸:(笑)“当然,当然。(对捕头)还呆着,快上茶。”

捕头退出。

韩幸:“快坐,快坐。请!”

铁中玉:“请!”

韩幸和铁中玉落座。

韩幸:(十分高兴)“恩兄是如何到得山陵县的。”

铁中玉:“说来话长。”

捕头端着茶水进入,放在铁中玉面前。

韩幸:(对捕头)“你领小丹兄弟到后面去歇息,我有事我会叫你的。”

捕头:“是。”(领着小丹退出。)

 

15、县衙门房 (外,接前)

看门的衙役在县衙门内来回走去。

侧身背对着门房。

 

16、县衙门房 (内,接前)

水果摊老板坐在里面显得越来越不安,时不时地站起来走到门口看看,见没有动静,又回去坐下;过了一会又重复之前的动作。

 

17、县衙门房 (外,接前)

水果摊老板实在耐不住了,刚想抬腿走出门房。

衙役:(背对着水果摊老板)“你想干什么。”

水果摊老板赶紧将脚缩了回去。

水果摊老板:(站在门房口)“大爷,日头都快到晌午了,怎么还不让我走。”

衙役:“叫你等,你就等着,屁话少说。”

水果摊老板一脸的无奈,乖乖地退进门房。

 

18、县衙客厅后的小花园 (外,日)

捕头和小丹坐在石条凳上聊天。

捕头:“想不到你家相公竟然是老爷的恩公。”

小丹:“我也想不到少爷竟然会在此地与你家老爷相逢。有缘的人就是不一样。当年,少爷知道你家老爷夫人受难,仗义,男扮女装潜入养闲堂将她救出。过后,我想他早将这事忘了。你看,这许多日子过去了,又相遇了。”

捕头:“你家少爷真是个侠义之人。”

小丹:“上个月,他在历城县为救个小姐,还差点丢了性命。还好,那位小姐也是一个绝顶聪慧的人,略施小计,半夜里从贼人手中将少爷救出。今天早上那个水果摊老板恐怕就是他的冤家对头派来的。”

捕头:“我也觉得不对劲,他就是像红头苍蝇一样叮着你家少爷不放,好像铆死了是你家少爷偷的。”

小丹大笑起来。

捕头:(盯着小丹看,也笑了)“这事一定是小哥做了手脚。”

小丹:“大哥不亏是神探,被你一眼就看穿了。早上他一叫丢了银两,我就知道要出事。他们下楼时,我就去了少爷房里,果然发现柜子顶上多了个包裹。我从后窗跳下去,将包裹内的银两换成砖块,乘大家忙着救火时,将包裹放回他的房间。”

捕头:“那银两呢。你拿了。”

小丹:“我拿它干什么?找骂。”

捕头:“那你放在何处了。”

小丹:“我送给客栈老板了。不过,他自己并不知道,我放在他客堂柜子底下的一个甏里。”

捕头和小丹开怀大笑。

 

19、县衙门房 (内,接前)

水果摊老板坐在里面显得越来越不自在,架着二郎腿坐在板凳上,两条腿不停地抖动着。一只手搭在边上的桌子上,手指也不停地敲击着桌面。

捕头进入。

捕头:“起来,跟我去见老爷。”

 

20、县衙客厅 (内,日)

铁中玉和韩幸笑呵呵在交谈着。

捕头:(进入)“回禀老爷,客官带到。”

水果摊老板:(进入,跪倒在地)“小民叩见老爷。”

韩幸:(严肃地)“你听着,在这,你如能乖乖地告诉我,你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栽赃这位相公,我就不升堂。如果你不老实说,我就升堂。你自己掂量。”

水果摊老板:“我说,我说。老爷恕罪。小民是历城县过老爷家书童聪子的老乡。在历城县做个水果生意,过老爷家时常照顾我。五天前,过老爷家公子将我叫去,给我五十两银子,要我跟着这位相公,寻机在他住店时,雇个妓女,稍稍塞进他房里,坏他名声。头几天相公都与小哥同住一屋,没法下手。昨天,有了机会,但我又找不到妓家,只得用栽赃来坏他名声。”

韩幸:“你将包裹放在什么地方?”

水果摊老板:“我将包裹扔在他客房的柜子顶上。里面是我的衣物和八锭五两头的银子。”

韩幸:“那包裹怎么又会在你自家的房间里找到的?”

水果摊老板:“小民叩请老爷明察,小的确实是将包裹扔在他柜子顶上的。”

韩幸:“你倒说清楚了。究竟放了没放?”

水果摊老板:“放了。的的确确是放了。”

韩幸:“那好,你这是欺诈栽赃之罪。来人,拉出去责打三十大板。”

水果摊老板:“老爷饶命,老爷饶命。”

韩幸:“你到底是放了没放?”

水果摊老板:(突然明白了)“老爷饶命。小的没放。”

韩幸:“你既然没放,报什么窃案?你这是谎报诬告罪。来人,拉下去撑嘴二十。”

铁中玉在旁暗暗地好笑。

铁中玉:“韩兄,请高抬贵手,饶了这贼人吧。(对水果摊老板)贼人,你回去告诉过公子,不要再一错再错了。”

韩幸:“你听好了,看在这位公子的份上。拉下去,责打十大板。放了。”

水果摊老板:“老爷饶命,老爷饶命。”

随着水果摊老板的叫喊声,捕头将水果摊老板从地上拖起来,押着他走出客厅。

铁中玉:“韩兄到底还是不放过他。”

韩幸:“恩兄有所不知,这样的贼子,不让他受些皮肉之苦,永远不知悔过。再说了,在他身上不留下些记号,过公子怎信得他丢了银子,不是私吞了的。”

铁中玉:“韩兄言之有理。我怕他再也不敢回历城县去了。”

韩幸:“恩兄,你我难得相聚,就在此小住几天,叙叙旧,我也好尽一份心意,答谢答谢恩兄。如何?”

铁中玉:“不行啊。我在历城县已耽搁了许多日子,再不到任,恐怕朝廷怪罪,小弟担当不起。”

韩幸:“说得也是。那就怠慢了。今晚在此小住,弟妹还不知道恩兄大驾光临。我让她下来见见恩兄。”

 

21、韩幸小客厅 (内,日)

中午时分。

客厅里除了一张八仙桌,几把椅子外,别无他物。桌上是一壶酒,两个酒杯,几样下酒菜。有一个丫环站在边上伺候着。

铁中玉和韩幸面对面坐着,一边饮酒一边聊天。

又一个丫环端着一盘子菜进入,放在桌上。

丫环:“老爷,夫人问,酒要不要暖一暖。”

韩幸:“不要了,你叫她也一块过来吃吧。”

丫环:“是。老爷。”(退出)

韩幸:(拿起筷子)“中玉兄,这是贱内烧的栗子鸭,你尝尝。”

铁中玉:(端起酒杯)“有劳大嫂了。我敬仁兄。”

韩幸:“贱内只是烧几个家常菜而已,与仁兄冒死救她怎能相提并论。何有‘辛劳’一词。来,来。吃菜。”

铁中玉和韩幸夹菜,喝酒。很放松。

韦佩笑嘻嘻地进入,后面跟着丫环。铁中玉赶紧站起来,为韦佩挪凳子。

韦佩:(抢前一步)“哎,我自己来,自己来。恩公请坐。”

铁中玉:“大嫂请。”(铁中玉落座)

衙役托着个盘子进入。

衙役:“老爷,有京城邸报到。”

韩幸:“知道了,你先替我送到书房去。”

 

22、书房 (内,日)

书房不大,只有一张书桌和一个书架,桌上放着文房四宝等用具和书籍,书架上也有许多书籍。墙上有一条幅,是韩幸自己书写的隶书“惟吾德馨”。书桌的正中央用镇纸压着邸报。

韩幸和铁中玉客套着进入书房。

韩幸:“恩兄请随便坐。”

韩幸坐到了书桌前,拿起邸报,准备拆看。

铁中玉并未坐下,站在条幅前欣赏韩幸的书法。

铁中玉:“小弟虽然不善隶书,然,观仁兄之隶书,蚕头雁尾,一波三折,颇得汉隶之精髓。”

韩幸:(放下手中的邸报)“恩兄见笑了,这哪里是书法,只是涂鸦而已。小弟初来时,见书房简陋,故假唐人刘禹锡先生‘陋室铭’之句自勉耳。愚弟以为,民应以善为本,官则以德为先;民无善本,世间奸孽当道,尔虞我诈,六亲不认;官无德性,则政不通达,法不治罪,民不聊生矣。”

铁中玉:“仁兄高见。小弟望尘莫及,五体投地。”

韩幸:(边启封邸报,观看)“恩兄老是拿我玩笑。”

铁中玉大笑。

韩幸:(笑,扬了扬手中的邸报)“说到曹操,曹操就到……”

铁中玉:“什么事这么好笑。”

韩幸:“恩兄自己看吧。吏部满天下在找你。”

铁中玉:“让我看。”

铁中玉观看邸报。看着看着也笑了。

铁中玉:“这倒省去我许多麻烦。”

韩幸:“这下恩兄可安心在舍下小住了。”

铁中玉:“不知道吏部将我召回京城,为的是哪桩?心中不安,不能久留。小住两日如何。”

韩幸:(拍手)“好啊!那就一言为定。我叫人去客栈将你的行李去取来。”

铁中玉:“不用了,行李小丹随身带着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